实现巴以全面和平至关重要(国际视点)

币游国际登录

2021-06-01

核心阅读在国际社会的积极斡旋下,巴以冲突双方近日实现停火。

分析认为,停火为国际社会向巴勒斯坦平民,特别是加沙地区提供人道援助开辟了道路。

各方应推动巴以尽快重启谈判,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实现全面和平。 5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就巴以停火发表新闻谈话,表示安理会成员欢迎5月21日开始的停火,认可埃及、其他地区国家、联合国、中东问题“四方机制”及其他国际伙伴发挥的重要作用,呼吁巴以全面遵守停火协议。

此次安理会主席新闻谈话由中国、挪威、突尼斯同法国共同倡议提出,经安理会全体成员协商一致发表。

促进可持续的重建恢复当地时间5月20日晚,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方面各自宣布,双方达成停火协议。

停火从21日凌晨开始。

据巴以双方公布的数字,截至20日晚,11天的冲突已致以方12人死亡、300余人受伤,巴方232人死亡、1900余人受伤。 国际社会普遍对巴以停火表示欢迎。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各方遵守停火协议,希望国际社会与联合国合作,为迅速、可持续的巴勒斯坦重建进程制定一套全面、有力的支持方案。

古特雷斯同时强调,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不仅有责任使局势恢复平静,也有责任开始认真对话,解决冲突的根源。 为加沙地带制定一个强有力的人道主义援助和恢复计划非常重要。 在停火达成后,双方仍需重启和平进程,以最终达成“两国方案”。

张军在主席新闻谈话中表示,安理会成员强调必须立即向巴勒斯坦平民特别是加沙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安理会成员支持联合国秘书长有关呼吁,希望国际社会同联合国一道制定综合有力方案,促进迅速、可持续的重建与恢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巴以冲突双方实现停火表示欢迎,希望有关方切实停火止暴。

赵立坚表示,中方愿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促进巴以紧张局势进一步缓解。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俄罗斯欢迎巴以停火。

停火是重要的一步,但还远远不够,各方需要为巴以启动直接对话创造条件。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对巴以双方达成的停火协议生效表示欢迎。

她敦促双方巩固停火,并努力让局势长期稳定下来。

她指出,只有政治解决才能给所有人带来持久的和平与安全。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表示,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向巴方提供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应将援助政治化,应立即行动起来,避免以往出现的“口惠而实不至”的情况。

各方积极努力促成停火本轮巴以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引发国际社会严重关切。 联合国、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为推动巴以尽快实现停火积极开展外交努力,作出了重要贡献。 埃及《金字塔报》撰文指出,停火协议达成前,埃及曾派代表团前往巴以地区斡旋。

中国四次推动安理会审议巴勒斯坦问题,并最终推动安理会发表主席新闻谈话,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发出了安理会的一致声音。 埃及总统塞西表示,根据联合国决议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是结束巴以长期冲突的唯一途径。

埃及将继续尽最大努力,通过加强与国际社会有关方以及巴以双方的接触,阻止局势升级。

埃及支持所有旨在结束紧张局势、恢复稳定和减少伤亡的国际努力。 塞西还宣布,埃及将拨款支持加沙地带重建。 巴以冲突期间,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翟隽应邀出席巴勒斯坦驻华使馆举办的声援巴勒斯坦人民活动,同时就巴以局势分别同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温尼斯兰德,俄罗斯总统中东和非洲国家事务特别代表、外交部副部长博格丹诺夫通电话。 “中国为促进巴以局势缓和做了不懈的努力,中方立场和主张彰显公平正义精神和负责任的大国担当,契合国际社会的主流意见。

”埃及开罗大学政治学教授努尔汗·谢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除了积极劝和促谈,中国还伸出援手,为改善巴勒斯坦人道主义状况作出贡献。

中方近日宣布,将向巴方提供100万美元紧急人道现汇援助,并将根据巴方需要,继续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人道主义物资支持,积极参与加沙重建。 同时,中方还将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提供100万美元捐款,并向其援助20万剂新冠肺炎疫苗,为巴勒斯坦人民提供切实帮助。 未来局势仍然存在变数分析人士认为,巴以冲突的根本原因,是中东和平进程偏离原有正确轨道,联合国决议没有得到切实执行,尤其是巴勒斯坦独立建国权利受到持续侵害,“两国方案”没有落到实处。 国际社会应该加大劝和促谈,推进落实“两国方案”。

如果不能解决巴以之间宗教、领土、族群对立等结构性矛盾,未来双方依旧面临再次冲突的风险。

开罗大学政治系教授纳菲阿表示,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如耶路撒冷主权归属问题、犹太人定居点问题等依旧存在,引发冲突的“引信”并没有解除。 约旦《宪章报》分析认为,眼下停火状态“十分脆弱”,双方依然缺乏互信。 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主任萨阿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中东许多问题的症结是美国炮制的所谓“世纪协议”。 美国偏袒以色列,丝毫不顾及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益,在本次冲突中还多次阻止安理会通过促和声明。 法国《世界报》评论说,美国政府在这次巴以冲突中“丝毫没有要解决冲突的诚意”。

国际危机组织联合国问题主管理查德·高恩说,美国在安理会投否决票“损害了其在联合国的声誉”。

英国伦敦大学教授尼米尔·苏丹表示,如果巴以根本性问题得不到解决,巴以冲突还会再起。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前总编乔纳森·泰珀曼评论认为,“两国方案”是最终解决巴以之间漫长而血腥冲突的唯一途径。 丁隆表示,经过这轮冲突,国际社会尤其是一些大国应当认识到,全面、公正、持久地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符合巴以双方、整个中东乃至世界的利益。 历史证明,“两国方案”是迄今为止巴勒斯坦问题最合理,最可行的解决方案,国际社会已就此达成共识。 各方应继续坚持“两国方案”,而不是另起炉灶,避免把中东和平进程带入歧途。

(本报开罗、华盛顿、联合国5月2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