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辉讲述《共产党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丨红色印记第①集

币游国际登录

2021-05-24

“有一个怪物,在欧洲徘徊着,这个怪物就是共产主义。

”经过反复的推敲和斟酌,1920年春天,陈望道敲定了译文中这不同寻常的第一句话。

其实,在他之前,不少人都曾在文章中摘译、引用过《共产党宣言》的片段。

当年的知识分子急盼能看到全译本。

1919年6月,《星期评论》在上海创刊,这本刊物以宣传社会主义、激励工人运动闻名。 编辑部很快将翻译《共产党宣言》全文提上日程。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副馆长杨宇告诉我们,也是在1919年,陈望道留学归来。 他与“历史”迎面相遇了:杨宇:想把这本书通篇译成中文并不容易,它有两大难点:一是要求翻译者要具备深厚的语言功底,二是要求翻译者必须具备一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陈望道是我国著名的教育家、语言学家,早年间曾赴日本留学,学习文学、哲学、法律等专业,期间结识了不少进步学者,阅读过很多马克思主义书籍。 1919年,他归国后被浙江第一师范学校聘为语文教员。 这时,正赶上《星期评论》在苦苦寻找《共产党宣言》的翻译,于是这一“历史的重任”就落在了陈望道的身上。

1920年夏天,上海市拉斐德路(现复兴中路)成裕里的一幢石库门内,印刷机轰鸣不歇。 一张张浸润着“真理之味”的纸张被倾吐出来,并装订成册。

由陈望道翻译并带到上海的《共产党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正是从这个藏在民宅里的印刷厂,流向了千万进步青年。 振聋发聩的文字席卷着旧中国积贫积弱的现实,涤荡着那个年代青年们的心灵。 首版《共产党宣言》1000册发行后立即销售一空。

1920年秋天加印1000册又瞬间售罄。 可以说,《共产党宣言》直接塑造了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信仰。 此后几十年,书里的真理又穿越了历史的惊涛骇浪,更多的人在为守护它而前仆后继。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 危难关头,一名叫张人亚的青年党员冒着巨大的风险,将一部分党的文件和马克思主义书刊偷偷带出上海,转运至宁波老家,托给父亲代为保存。 这里面就有出自陈望道之手的《共产党宣言》首个中文全译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