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崖洞确实有个“洞” 铁板巷有没铁板?

币游国际登录

2021-06-09

铁板巷  上清寺的“寺”找不着,观音桥的“桥”看不清,洪崖洞的“洞”更不知在哪里……重庆的地名,看似有一种莫名的随意,但实际上细究起来又满满都是说道。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铁板巷”。

  铁板巷是洪崖洞景区的对街小巷,随着洪崖洞人气火爆,这儿不仅成了游客通道,更成了尝鲜重庆火锅最便捷的餐饮街。

但是,随着人气上升,关于“铁板巷”地名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铁板巷”究竟有没有铁板?它是用来做什么的?记者前去一探究竟。

  “铁板巷”的铁板在哪儿?  真的有人关心“铁板”在哪里吗?  “真的有人问,还不少,只是我们回答不起!”  铁板巷一火锅店负责人何正琴告诉记者。 去年,他看中了此处与洪崖洞零距离的地理优势,因此租下店面开了这家火锅店。   因为希望贴合洪崖洞的特色,他在火锅馆大门贴上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巴江楚渝恭重庆”,以重庆地名变迁成句;下联为“忠勇爽直容大义”,以重庆人性格特征收尾。

火锅馆内墙上有老地名、门厅有老城门,甚至摆盘也设计成首饰盒、手提箱的样式。 很多客人因此将他认作老重庆,指着厅堂中老城墙画上“铁板巷”三个字问他:“铁板巷”的路牌就在巷子口,但铁板在哪里?  这个问题,何正琴却回答不了。 经多方询问,他才得到一个答案:据说晚清到民国时期,因这儿的民居多为木质结构,为防火需要,家家户户都用铁皮包门。

于是,便有了铁板巷的名称。

  事实果真如此吗?  历史记载中的说法  “说铁板巷,不得不提到洪崖洞。

”重庆地名专家、《重庆地名杂谈》作者李正权告诉记者,从千厮门到临江门,是一道上下落差达五六十米的悬崖,靠千厮门一段就叫洪崖。

南宋彭大雅筑重庆城,就将城墙扩展到了洪崖崖边。

洪崖下有一个岩厦,不深。 有人选择较深的地方用条石砌了一个洞口,于是形成了“洞”,可以挡风遮雨。   洪崖洞地势陡峭,早年间,从江边要经洪崖洞走到大阳沟、解放碑一带是没有路的,只能从千厮门或临江门绕行。

抗战时期,这里沿着岩壁修建了一条几近垂直的陡峭小路,即使是十分熟悉路况的当地人,也只敢从下往上走,而不敢从上往下走。 直到解放后,才修筑了一条“之”字型小路,人们才可较为方便地从江边码头沿洪崖洞走到大阳沟。   而铁板巷南接临江支路、北至沧白路,清代中叶便形成街巷。

从洪崖洞上到现在的沧白路,再到大阳沟、解放碑一带,这儿便是主要的步行通道之一。

  据地名普查调查记载,这儿原是荒地,清代中叶居民增多,1920年原名铁板街,因有些人家的大门包有一层铁皮,至今流传着这里是“火烧不着,树栽不活”的地方。

1972年整顿街名时改为铁板巷,一直沿用至今。

  “街和巷一字之差,但意思却不同。 ”李正权说,旧时的街通常是指两边有商业店面的道路;而巷则反之,指两旁没有商业店面的道路。 只是,现在这样的区分已不明显。   另外,李正权认为,所谓的大门上包有的“铁皮”,其形态更大的可能是交叉的几块长条状的铁皮,不太可能是整块铁板。

用铁皮包木板的建筑,在中国农村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其作用应当是防火和防盗,但难以称作地方建筑特色。   铁板上还可玩“梭梭滩”?  “我清楚地记得,母亲给我说过,这儿真有一块大铁板。

”重庆本土文化探究者肖能铸在渝中区长大,在他的记忆中,“铁板巷”名称的由来,又有另一种说法。   肖能铸的母亲生于上世纪初,据他母亲回忆:八九岁时,她便经常在这一代玩耍,记得铁板巷中,有一块铁板嵌在地上,她和小朋友们都曾多次在铁板上玩“梭梭滩”,铁板也因孩子们的玩耍而变得表面十分光滑。

肖能铸说,从他母亲的描述来看,能当“梭梭滩”的铁板,长度应当不小于两米。 由于嵌在地面上,很可能它还不是一扇铁板,而是一个“铁坨坨”。

  “无法考证,但我记得母亲说得很兴奋、也很真实。 ”肖能铸说,重庆民间曾有这样的说法:小孩最喜欢滑“梭梭滩”的地方有炮台街的铁炮、人民公园的铁狮子,还有就是铁板巷的铁板。

三者中,铁板的年代最为久远。

这样的民间说法,或许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但也能从侧面给出“铁板巷”得名的另一种可能性。

  “重庆地名,大多是关于历史人文的故事,太有趣了。 ”了解了文史专家的解读,何正琴大为感叹。   延伸  洪崖洞周边传说典故不少  洪崖洞成了旅游热门地,但鲜有人知近在咫尺的地方,竟还有许多有意思的地名和典故。   例如,旧时这里有东与铁板巷相通、西为死胡同的“岩朝门”,它因所有房屋都面朝岩壁而得名,抗战时被日机炸毁,重建后原地名消失。

  临江支路还有一个“金十万巷”,因清末民初有一姓金的有钱人在此居住而得名。 1936年更名为福星观巷,又写作复兴观巷。 1939年被日机炸毁后重建,1940年与黄桷街合并,因与临江路连接命名为临江支路,原地名消失。

  沧白路中段原名炮台街。

相传明崇祯年间,张献忠自鄂入川威胁重庆,镇守重庆的总兵官下令定制了三门大铁炮,口径一尺八寸的取名“大将军”,口径一尺六寸的取名“二将军”,口径一尺四寸就叫“三将军”。 三个“将军”在朝天门下船,人抬肩扛,好不容易才弄到洪崖洞的悬崖边。

结果,张献忠顺江而下攻下佛图关、通远门,三个“将军”一炮未放,只留下了“炮台街”的名号。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彭光瑞冉文(责编:陈易、张祎)。